那時花開

發布時間:2014-03-06   文章作者:   浏覽次數:257

  晶瑩剔透的丁香花,煞是凄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       ——題記
  命中注定,她是我姐,我是她妹。 
  小時候,人家都說我倆像雙胞胎。哪裡像?她胖胖的,我瘦瘦的;她白白的,我黑黑的;她文靜,我調皮。不過個子倒差不多,穿上一樣的衣服也就有那麼一點相似了。反正我是無所謂啦,說像就像呗,我又不吃虧。她卻着了急,端起鏡子瞅瞅我再瞅瞅自己,小嘴翹得老高,鼻子一抽一抽的,似乎氣極了的的樣子:“雙胞胎?我和她?媽呀,我有這麼醜嗎?”嗚,我好冤!
  姐妹當然是姐妹了,我們都愛好寫作,也許是從小受老爸的影響吧。她文章寫的棒,第一次投稿就抱回一“堆”稿費,還一臉謙虛地對我假惺惺的微笑,露出一口參差不齊的蟲牙;“小妹呀,等姐姐我攢夠了十萬塊錢,就給你買棒棒糖哦!”呵呵,十萬,等我牙齒掉光吧,這壞蛋!我文章也寫的不賴呀,謙虛一點來說,我是在她的熏陶下才開始寫作的,準确一點來說,我的水平也不會低于她。噓,小心她聽見!
  我們也有心有靈犀的時候。比如我倆的襪子,總是我左腳穿出一個洞,她右腳穿出一個洞。要麼我右腳一個洞,她左腳一個洞,媽說這叫“壞事成雙”,我們便笑着滾在一起。
  她很勤快,洗衣、做飯樣樣通,我是統統都不幹,她總是指着滿屋狼藉對我大罵:“混蛋,好吃懶做又不講衛生,你是豬八戒投胎啊……”當她罵到一定的程度并逐漸進入某種狀态時,我便開始塞上耳機。慢慢的,她罵累了就開始幹活,我便開始滔滔不絕:“可憐的人啊,幹嘛不省省力氣好好幹活,還非要弄得身體、心裡雙重受迫才罷休,我可憐的小女人啊……”“啪”一個枕頭鋪面而來,前翻滾,後起身,好險!我抱頭就逃:“天,媽呀,快救救你可憐的小寶貝吧,老虎發威了——”陽光燦爛中,溫馨恬靜的小屋爆出陣陣殺豬般的吼叫……
  日子在吵吵鬧鬧中踮着腳尖溜走。我們都上中學了,隻是東西兩地相隔。姐姐長大了,也懂事了,或者說她本來就很懂事,我還是任性,蠻橫,長不大,媽媽說,我是被寵壞了的小孩。我說,既然寵我了,就别怕把我寵壞了。我很少能見到姐姐,每次回家,姐姐總是帶回一大堆好吃的,而我卻總是帶回一大包髒衣服,媽媽總是點着我的額頭,寵溺地說:“這小家夥!姐姐也笑着罵我是壞東西。
  姐姐來信了,薄薄的一張紙,卻很沉——“小妹,好久不見,學校還适應嗎?住校了,要學會照顧好自己,知道嗎?生活上有什麼困難,就給姐說,一定不要委屈自己……”“小妹長大了要學着聽話,回家幫媽媽幹幹活,媽和姐不能陪你一輩子,一定要乖乖的,知道嗎?已經初二了,學習上千萬不能懈怠,要好好學習,爸媽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,也要學會适當節儉,  不要說姐小氣,你也知道姐是為你好……”
  信紙很漂亮,是我喜歡的那種冰藍,藍色的背影下搖曳着朵朵攜風飄舞的蒲公英。“姐姐才十幾歲,卻像個更年期的婦女一樣啰嗦……”我想着便笑了,眼淚卻悄悄地湧了出來,滴在那一片冰藍之中,仿佛綻開了一朵晶瑩的丁香花……
教師點評:
  “鋪面而來,前翻滾,後起身,好險!我抱頭就逃”,從這幾句話裡就看出小作者的語言幹練、表達準确,習作通過倆姐妹生活點滴來折射姐妹情深,最後以信箋的冰藍似“一朵晶瑩的丁香花”作結,言盡而意無窮。好的文章是要經得起推敲的,文中有好幾處細細推來也還是不妥,略加更改,算得上一篇不錯的習作。加油!
  指導老師:喬緒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