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時花開

發布時間:2014-03-06   文章作者:   浏覽次數:294

  南國的初春時節,空氣特别清新。山窪坡崗,綠草茵茵,花開四野,似綠毯新鋪。這兒,伫立着一位白發茫茫的老者。
  他手拄青藤,布衣上打了些許補丁,蹬着舊靴向前走着。青灰色的頭巾在微風中顫抖,透過綠葉叢間的縫隙,人們依稀可以看見他的容顔:眉疏多紋,顴骨高突,花白的胡須,那雙眼睛充滿了悲苦。這位老者,不是别人,正是遠貶嶺南三年的北宋文宗——蘇東坡。
  一切好靜谧,隻有那淡淡的花香在微微潮濕的空氣中不停地蕩漾、彌漫……蘇轼晚年仕途橫遭飛禍,被皇帝遠貶南國三千裡,而那時他已經59歲了。俗語道:“貶官怕過大庾嶺。”而蘇轼卻被貶廣東惠州,老來投荒,這無疑是讓他遭受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打擊。貶就貶吧,平生又不是沒被貶過,烏台詩案本來性命就是虎口脫險,也不在乎,誰叫他是豪放派詞人、貶谪與流放的達者呢?可是,誰料到……
  他向前走着,臉上表情僵硬,顯出世事的滄桑和人生的悲涼。山青青,水綠綠,東坡拄杖墳前去。誰料到,被貶惠州兩年後,他的妻子因得瘴病去世了。前方就是朝雲的墓,新土新碑,而如今卻是人間天上兩重相阻,他又豈能不傷?不痛?王朝雲陪伴他太長時間了,也是唯一一個最了解他的紅顔知己。蘇轼一生任官多地,杭州、徐州、湖州、黃州、登州、定州,哪一處沒有朝雲的陪伴?他一想到朝雲對他說過的話:“你這一肚子裡裝的不是錦繡文章,佳句名篇,倒是一肚子不合時宜。”他就倍感親切,是啊,人生在世,知我者莫過朝雲也。他有愧,可是現在能做的隻有默默地駐足、伫立、凝視……
  梨花雨涼,林透初陽,花碎碎,霧茫茫,陣陣催天雨,縷縷觸情殇。他想到了:月滿東床時,佳人的容顔映照了燈火;笙歌韻起,佳人的舞步多麼絕妙啊;東瓶西鏡,佳人早起為我梳理寒窗;宮燈搖曳,佳人為我紅袖添香……朝雲的逝去,是他心中永遠揮之不去的陰影和愧怍。但東坡畢竟是東坡,人們似乎一點也不清楚他這一站,表達了什麼。
  他走了,依舊穿林葉,踏濕泥,伴花香,聞鳥啼。天地兩行路,繁華怎滄桑?生死無常,還是看開點,向前望。他堅信,他會在另一個世界重新見到朝雲的……
  那時花開,人們似乎又聽到了東坡先生為王朝雲所寫的詞作——“花褪殘紅青杏小,燕子飛時,綠水人家繞。柳上柳棉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。牆裡秋千牆外道,牆外行人,牆裡佳人笑。笑聲不聞聲漸悄,多情卻被無情惱。”教師點評:
  習作從蘇轼的遠貶嶺南在南國初春時節的一段感受開始寫起,以王朝雲的墓碑作為抒情導向,從現實寫到回憶,再回到現實,以虛實結合的手法将詞人蘇轼的真實情感溢于言表,這就是本文成功的地方了。以生動形象的語言來烘托此人的真性情,以整齊流暢的句式來表達文章内容,體現小作者深厚的文字功底。如果将“那時花開”能在文前做一下語境鋪墊,後文再呼應一下效果會更好!

  指導老師:張忠澤